随风

相逢何必曾相识

惊山 第二章:扬州

一轮朝日东升,扬州城春雪初化,寒冷却并未退去,瓦沿上结着薄薄的霜。“两位公子,船到岸咯!” 船公喊完,两位男子便从船上下来,街上的人不由自主地就朝他们看去。这两人,一位做文人打扮,剑眉星目,白衣胜雪,头上却戴着武将的头盔,不由显得滑稽。另一位青衣男子,散着一头长发,唇红齿白极为养眼,目光中却似乎带着忧郁的神色。这两人吸引了无数的目光,姑娘们朝着他们窃窃私语,场面不由得有点尴尬。地隐星也不敢说话,只是乖乖地跟着杨减走。走到一间“如意客栈”,进去了,杨减点碗面,也不理地隐星就埋头开吃,同时不停往里面狂倒辣椒。地隐星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家高大英俊的将军胡噜面条。吃到一半,杨减抬头看见一人如木头般坐着,看着自己红彤彤的碗面露惊恐之色,就也给他点了一碗面。虽然终于被将军关怀了一把很感动,但是……就不能吃点好的吗……


当晚两人宿在这间客栈,开的两间房。地隐星不由得有点失落,发现自己在失落之后又骂自己太不要脸。然而骂归骂,不要脸还是难改的。半梦半醒之间,地隐星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躺的不是客栈,而是乌云殿中的房间,立即明白过来自己又在做梦了。透过床幔看见一人立于不远处,那轮廓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,深深刻在了心脏上,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来。那人走了过来,一手撩开恼人的床幔,欺身上来吻住了自己,他的嘴唇冰凉,舌头撬开牙关伸进自己的口腔舔舐,动作是热烈甚至粗暴的,吻得地隐星浑身发烫,全身的情欲被挑逗了起来,忍不住和他纠缠在一起,情难自己。心中知道这太荒唐,却仗着在梦中,也想放肆一回。

  

杨减抽出腰带蒙住了地隐星的眼睛,然后传来头盔落地的声音。贴身衣物的衣带被解开,一大片白皙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,地隐星忍不住微微颤抖,杨减一把将他紧紧抱住,肉体相贴的感觉太美好,尤其对方还是世间仅有一个的他,想到这地隐星便觉得胸中一片酸涩。为什么这场景只能出现在梦中,现实中的他却离自己隔着山,隔着海,隔着难以逾越的鸿沟。


第二日醒来,感受到亵裤的潮湿冰冷,他又忍不住红着脸骂自己,就饥渴成这样?真是一碰到那个人就什么分寸也没有了。红着脸换了裤子洗漱完毕,出了房间看到杨减竟然一阵心虚兼腿软。真是不能好了。

 

一切准备妥当,就要开始干正事了。


如果此案是人为,天庭犯不着如此大动干戈,只怕凶手是妖。不同于以天地精华来修炼的神仙,妖修的妖道,是以人的精血为基的。刚出生的婴儿精血最为纯净,越大沾染的世俗气便越多,精血也就不纯。因此,婴儿又是妖的首选。

 

杨减领着地隐星左拐右拐进了一座道观。哐当一声,功德箱的锁掉落在地,两个道士鬼鬼祟祟地从里面往外掏钱,浑然不觉后面的镀金石像摇摆几下便僵硬地站了起来,脚压此二人在脚下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毕恭毕敬道“在下恭迎上神下凡~”。杨减居高临下地看着他“近日扬州城内多有婴幼儿失踪,你可知是何方不要命的在作祟?”“嘿嘿嘿,求签解惑,请先随喜功德是也~”地隐星一脸同情地转过了脸,只听到一声巨响,之后响起将军冷漠的声音“三秒不说就打!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但是如他本人一般不含感情,冷冽如同彻骨寒冰,却无端醉人。


“已经打了是也~”石像从地上爬起来,见杨减还冷冷地看着他,马上说道,“话说三个月前,马员外的小孙子刚办了满月酒,本来还高高兴兴的,但是晚上突然发现就在房中睡觉的小孙子不见了,从那之后,越来越多的孩子失踪,最小的刚出生,最大的也不过五岁,真是作孽。。。。”“是何人所为?”“这就不清楚了,官府追查了好几个月也一无所获。。。也有是妖作祟的说法,不过我却没感觉到有妖气,这事确实是难办。”话说完石像注意到杨减身后还有一位美貌的小公子。那位公子不一会便瞟杨上仙一眼,随即脸色发红把脸撇开,眼神中的爱慕如有实质,石像再看向杨减一脸冷漠,无知无觉。“哎,一场孽缘。”


“什么?扬州有妖怪!”混乱的酒肆中突然传出一个清亮男声。此话一出,四周立即安静了下来,众人一齐看着这个说话的公子。店小二左看看右看看,一脸神秘地说道“可不是嘛,这三个月来丢的小孩儿可有上百,哪有人这么神通广大的,多半是妖,但是请了高人过来又说没有妖气,恐怕是法力高强的妖精了,城里有孩子的大户人家好多避难去了……”说完便讳莫如深地走了,似乎生怕那妖怪听到,一个不爽便要报复社会。


杨减和地隐星一路打探来到了最新出事的王六家门外。那王六是个小地主,家中还算富裕,只不过此时整座宅子弥漫着萧瑟的气息,屋内人正哭作一团,无暇顾及两个来访者,看来是不抱找回孩子的希望了。两人转了一圈,妖气是没有,但却有一股从未闻过的奇异酸涩气息。宅子四周长着低矮却繁茂的灌木,在夜色中隐藏什么倒是方便得很。地隐星正要说话,却见杨减闭上了眼睛,脸上一贯的没有表情,可能是没有了那冰冷的视线,闭眼的杨减竟然显得柔和了起来。地隐星正在出神,杨减就睁开了眼睛。他走到院子一角,掏出了一块有焚烧痕迹的木片,那酸涩的味道就是这木片散发出来的。“传说曾经蓬莱之岛上生长着一种奇树,名曰“洱木”,取其枝燃烧,短期使人迷失心智,长期则在幻觉中一命呜呼。除此之外……它还可以掩盖妖气。”杨减幽幽地说道。看来众高人和他们两个都找不出妖气就是此物之故了。


可是,传说这种树世上只一颗,而且早在封神之战中被砍伐并且……由天庭保管,难道……“怪不得叫我们不要声张,原来是天庭保管不力,让人偷了。”地隐星有心在杨减面前刷好感,杨减也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。“妖怪修炼必然不会在城中,看来我们要去巫山走一趟了。”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25)